欢迎光临深圳律师服务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咨询律师
 

180-3308-4689

您现在的位置是:深圳律师服务网>成功案例

外地交通事故按深圳标准理赔成功案

来源:裁判文书作者:黎恩豪律师时间:2018-03-30

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08民初246号

原告:甘某男,系受害人之子。

原告:甘某女,系受害人之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恩豪律师。

被告:吴某

被告:深圳市新泰捷物流有限公司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某,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

委托诉托诉讼代理人:刘某、郑某,系该公司员工。

 

原告甘某男、甘某女与被告吴某、深圳市新泰捷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泰捷物流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诉讼代理人黎恩豪,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诉讼代理人曾铮,被告人保公司诉讼代理人刘某、郑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吴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784609.6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其中误工费12000元。交通费6000元、住宿费20400元·伙食补助费12000元。死亡赔偿金9739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00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丧葬费58716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用等。

事实和理由:2016年10月27日6时30分许,被告吴某驾驶粤BBZ836号"乘龙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挂车号粤BTF45挂重型集装箱半挂车)从樟木头往凤岗方向中间车道行驶,途径东莞市塘厦镇东深二线环市东路路段时,遇甘行明越过道路中问水泥护栏从左往右横过道路,在此过程中,重型半挂牵引车左侧车头碰撞甘行明身体,由此造成甘行明受伤送医院抢救无效于2016年10月29日死亡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被告吴某及甘行明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因被告吴某在道路上超过限速标志标明最高时速驾驶机动车,导致甘行明死亡,且甘行明母亲刘忠玉在得知儿子身故后,因悲伤过度经受不住打击,亦于2016年11月27日死亡,故被告吴某应在其责任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系粤BBZ836号车辆车主,其应在事故责任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人保公司系粤BBZ836号车辆承保人,其应在保险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辩称,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已向原告方垫付了医疗费用9653.06元,有刷卡收据,并向原告支付了现金8000元,其中5000元医疗费,另Ť 2016年11月15日向原告支付现金5000元生活费,有收条收据,另外在交警方垫付了丧葬费用36329.5元,有交警开的丧葬费用凭证。

被告人保公司辩称,1.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在被告人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限额12.2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缺乏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具体答辩如下: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没有误工人员的工资收入证明,收入减少的证明,且原告主张12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法律规定处理事故人员最高不超过3人原告主张的交通费过高,原告主张人数过多,也没有提交交通费发票证明其具有关联性;原告主张的住宿费没有事实依据,原告未提交住宿费发票,所主张人数也超过法律规定人数;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法律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是给受害人的补偿,依本案受害人住院2天情况,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为2oo元;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标准没有法律依据,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没有形成固定收入及有一年以上的城镇居住证明及劳动合同等证据链,应按农村标准予以赔偿;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过高,本案交警认定书写明,本案受害人是越过道路中间水泥护栏才导致本案的事故发生,受害人本身有严重过错,越过护栏这种行为不但违反了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同时也给受害人自身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也给被保险人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被告人保公司希望通过本案有一定良好的社会效力,教育公民要遵守安全交通意识,故原告应承担一部分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更为适合原告主张其母亲刘忠玉精神抚慰金超过法律规定,其母亲死亡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被告人保公司不予认可;关于丧葬费据庭前与被保险人了解,被保险人已支付了原告丧葬费,原告该主张没有事实依据。3.案件受理费属于保险合同条款约定的除外责任,该费用不应由被告人保公司承担4.被告人保公司为受害人支付医疗费用12791.83元。

被告吴某未出庭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对原告诉状中陈述的事发经过、交警部门的责任划分、受害人住院及死亡情况均予以确认,本院不再累述。另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查明

1.粤BBZ836号车在被告人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150万元及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2.被告吴某系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员工,事发时系在履行职务行为。

3.原告事发前在城镇居住满一年。

4.事发后,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向原告垫付医疗费共计14653.06元,另向原告垫付费用合计44329.5元(5000元+36329.5元+3000元)。被告人保公司已在交强险及商业险限额内向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理赔医疗费12791.83元。

以上事实有交通事故认定书、保险单、病历、死亡记录、公证书、证明、房屋租赁登记备案证明、医疗费发票、银行电子回执、收据、收条、赔偿凭证及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项目及数额,因本案法庭辩论终结日为2017年4月21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相关规定同时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以下简称《标准》)中的数据,在不考虑责任承担的情况下,结合本案证据,本院对原告各项诉求金额认定如下:

1.关于误工费12000元,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有工资收入减少的事实,本院不予支持

2.关于交通费600o元,原告未提供票据予以证明,但考虑该项费用的实际发生情况,本院酌定原告可主张的交通费为2000元。

3.关于住宿费20400元,考虑到该项费用的实际发生情况,本院酌定按《标准》中的相关数据按3人计算为13500元。(450元/天× 3人× 10天),对原告诉求中超过该数额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4.关于伙食补助费12000元,结合受害人住院2天的实际情况,本院按《标准》中的相关数据计算为200元(100元天× 2天),对原告诉求中超过该数额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5.关于死亡赔偿金973900元,本院按《标准》中的相关数据计算为892666元(44633.3元/年× 20年),对原告诉求中超过该数额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6.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死亡的结果,给原告造成严重的身心创伤,本院对原告该项诉求金额予以确认。

7.关于案外人刘忠玉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本院认为案外人刘忠玉并非因本案交通事故直接致使其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原告的该项主张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8.关于丧葬费58716元,原告诉求金额未超过《解释》及《标准》中的相关规定,本院对原告诉求金额予以确认。

综上,本院认定原告上述赔偿项目金额合计1067082元,加上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向原告垫付的医疗费14653.06元,则原告人身损失合计1081735.06元。

二、关于本案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承担的问题,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合法,实体公正,可以作为认定事故责任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问题)。从本院查明的事实可知,涉案车辆在被告人保公司投保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则被告人保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110000元(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向原告的垫付医疗费中的10000元已由被告人保公司理赔),未获交强险赔偿部分为961735.06元(1081735.06元-120000元),按照本案事故责任比例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合同约定,被告人保公司应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577041.04元(961735.06元× 60%),抵扣被告新泰捷物流公司向原告垫付的未获交强险赔偿的医疗费余款及其他垫付费用48982.56元(14653.06元-10000元+44329.5元),则被告人保公司还应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128058. 48 元 ( 577041. 04 元-48982. 56 元 ).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向原告甘某男、甘某女支付人民币110000元;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向原告甘某男、甘某女支付人民币、528058.48元;

三、驳回原告甘某男、甘某女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人民币2211.52元,由原告甘某男、甘某女承担人民币413.07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承担人民币1798.45元。该款原告已预交,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所负担之数迳付原告甘某男、甘某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式八份,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马东梅

书记员林凯琳(兼)

 

分享到:
上一篇:投资有风险——理财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交通事故农转非成功理赔案

深圳律师服务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80-3308-4689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